桃妖

消失一阵子,努力码大文

第二卷

      "小姐,您要是再不起床,老爷说他就亲自来喊你!"
      太阳才刚刚露出点白光,还未将整个京城照亮。扶央苑中便传来紫音呼唤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今日老皇帝听说纪府七小姐归京,特意在顺安宫摆宴,只是纪槿年着实不想进宫。
       皇宫之中明争暗斗,叫人心烦。

       被多次打扰的纪槿年挣扎着从锦被之中坐了起来,理了理纷乱的发丝,离开了温暖的被窝,望着雕花的窗扉外朦胧的天空,低声骂了句:
       "大爷的!"

       紫音早早的便将今日进宫要穿的华服挂在了屏风之后,只是这裙装太啰嗦了些。
       "叮咚,叮咚!"那是那是纪槿年从裙摆上扯下玉珠串成的流苏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 刚打完水,准备给纪槿年着装的紫音便看到这样一幕。

      "哎呦,我的小姐啊,这裙子可是老爷让乔姨连夜到锦衣坊让青娘绣的,怎么就给你扯了!"-.-玉珠落地的声音,听的紫音心疼不已。
      "这样就清爽多了!"
      纪槿年毫不在乎紫音的抱怨,手上的活也没停下。
      青兰色的罗裙,银丝勾出一朵朵祥云,少了那多余的零碎,虽没有平日里红衣那么逍遥,却多了分庄重。

      纪槿年在铜镜前坐下,望着梳妆台上的胭脂和水粉盒,对紫音说:
      "淡妆便好,别让我的脸低头能掉下渣渣来!"
      不施粉黛便已经十分出众了,淡妆轻扑,更显得妖媚些。
      "小姐你要梳什么样的发髻?"
      "不用了,我自己来。"
      纪槿年伸手从紫音手中接过紫檀木的梳子,将青丝梳顺,从面前的首饰盒中取出一支最朴素的白玉簪将青丝挽起,便起身离开了梳妆台。
       "走吧!"

       拂央苑外,纪侯一身官服,在苑中的棠花下踱着步子,似乎是等久了。
       “臭丫头,你还知道回来啊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见纪瑾年手持折扇悠然自得的出了拂央苑,纪老侯爷不禁吼道,虽然临走前和他吵了一架,但毕竟是最亲的女儿,三年之间偶然只用书信来往,却只见寥寥数言,如今再见老后院的眼眶不禁有些泛红。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爹,您老要是再骂我,我便再去迹北住个一年半载的回不来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眼尖的纪瑾年看见老侯爷泛红的眼眶,心中不觉有些酸涩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唉,上车吧。”
      老侯爷对纪瑾年的背影叹了口气,自己的小女儿长大了,有主见了。
       府门外枣红色的轿子是为纪瑾年准备的,纪老侯爷则选择骑马与轿子并行,本来纪瑾年想和自家老爷子换的,老侯爷一瞪眼:
      “你当这是迹北吗,女儿家的抛头露面的像什么话!”
         骂的纪瑾年一吐舌,只得乖乖坐回轿子中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轿内被人特意铺上棉被。放上一矮桌和几本杂文野史,马拉着轿子在平坦的大街上走着纪瑾年在车内倒也舒服,半靠着棉被手持本史书正津津有味的读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忽听“嗖啪”的一声,一支未带的箭尖的箭从半开的轿帘射进,这让纪瑾年吃惊非小。  
        箭撞到轿壁便落在纪瑾年的裙边,箭尾处有一捆小纸条,纪瑾年放下手中的书,捡起打开观看。

       “二更落凤桥头!”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纪瑾年看完后,当纸条连同箭放入随身的锦囊中,嘴角掀起,挺好的,今夜有活干了,这次一定要抢在燕愁那家伙前面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“槿丫头,什么声音?”
        些许是方才箭落下的声音有些大,竟惊动了轿子另一侧骑马的纪侯爷。
       “没事,书没抓稳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纪瑾年随口扯了个谎,将矮桌上放着书重新持起,继续阅读。
       之后,一路无话。
       “小姐,皇宫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就在纪瑾年昏昏欲睡,快去见周公之时,紫音掀开骄帘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该来的还是得来呀!
        右手轻提裙摆,从广袖中取出一张面纱,戴在脸上,只露 出一双眼睛,但这一双眼似乎能看透整个乾坤。
        "小姐,你这是……"纪槿年这一举动让紫音很是奇怪。
        "走吧,皇宫之中人多嘴杂,还是小心为上。"说罢,便向宫门走去,老侯爷自是看见了纪槿年,也没多说什么,把马交给了随从,理了理官服,跟上纪槿年的步伐。
       宫门口的侍卫见有名盛装的女子径直走来,连忙伸手拦住。
        "什么人?皇宫岂是随便闯的!"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纪槿年上辈子最讨厌那种狗眼看人低的官宦,何况区区两个宫前侍卫。
       "怎么,本小姐不过是三年未归京,把守宫门的人换了?"说着便从怀中取出支令牌来,上面烫金的一个"槿"字。
       这令牌是老皇帝在纪槿年满月的时候送给她的,多年没有用,放着都快落灰了。
        两个侍卫见了令牌便是一愣,
        "纪侯府七小姐的令牌……"再看纪槿年身后不远处,纪老侯爷不急不慢的走了过来,两个侍卫更加后悔了,拦谁不好,拦到纪侯头上了。
        "恕小人有眼无珠,七小姐您请……"
         纪槿年接过令牌头也不回的领着紫音进了皇宫,随后的纪老侯爷同情的看着两个侍卫,道了声:"受惊了!"同纪槿年一道入了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今日的宴会设在顺安宫,那是太后娘娘平日所住的地方,太后早已年过七旬,纪槿年母亲柳夫人在世时,和太后关系甚好,太后平日里无事,总与柳夫人一同赏花、看戏,只可惜,三年前那场火……
        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顺安宫,皇上和太后娘娘此时正在后花园处等待。
        "臣,参见皇上!"
        纪老侯爷走进后园,看见老皇帝正与靖王对奕,旁边的树下,枚靳玄手持着剑观看。
        "小七,还不见过皇上?"
       见纪槿年在发愣,纪老侯爷小声的提醒道。
      被纪侯爷这么一喊,纪槿年有些恍惚,三年前母亲过世后,便没人再喊自己"小七"了,让她觉得有些失神。
      良久。
        "民女纪槿年见过皇上!"轻轻俯身道。
      老皇帝放下手中的棋子,手捻着须髯,打量着纪槿年。
      "槿丫头,什么时候和朕这么客气了?"
       纪槿年并没有正面回答老皇帝的话,低着头站在纪老侯爷身边,但纪槿年隐约感觉有人在看自己,不用抬头看就知道是枚靳玄,要是知道这死人也在这,八抬大轿都别想把她请来。
      "好啦,都别傻站在那了,丫头来,给哀家看看。"
      一旁带着女眷赏花的老太后见皇上出言为难纪槿年,便过来解围,伸手将纪槿年拉到自己身边坐下。
      "丫头,怎么入宫还带着面纱?"
       "此番去迹北三年,那风沙较重,便也习惯了。"说罢,伸手取下面纱,露出略施粉黛的容颜。
       "侯爷好福气,槿丫头这三年长大了,她娘亲也算能安心了。"
        只见老太后将手腕上的白玉镯子褪下,带在纪槿年的手上。
         "奶奶,那是爷爷生前送给你的镯子,您怎么别人了?"
          太后身边一个和纪槿年差不多大的少女搭话道,眼神中充满了妒忌,这便是三公主俞荷沫。
          "这……太后这么贵重的东西槿年不能收,您还是收好吧!"欲将白玉镯褪下,被太后制止了。
         "哀家送出去的东西岂有收回来的道理,你们不要说了!"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此时的皇帝继续和靖王对奕,一旁的枚靳玄抱着剑靠在树前,闭目养神。
        有宫女送来几盏花茶,放在了汉白玉的石桌上,纪槿年取了一盏递给太后,然后自己取了一盏。
        正在纪槿年端着茶盏望着棋盘时,俞荷沫从盘中也取了花茶,翩翩走向枚靳玄。
        "枚将军,请喝茶!"
      声音娇滴滴的去让不远处听见的纪槿年打了个寒战,暗自想,这三公主未免也太奔放了吧。
       只见枚靳玄微睁凤目,打量了俞荷沫几眼,
     "末将不喝花茶。"
     "为何?"俞荷沫不死心的又将花茶递前了几分。
       "太甜。"
      "……"
       如果不是太后在身边坐着,纪槿年这一口水险些喷出来,心里暗暗为俞荷沫叹息,看上谁不好,非是这死人,热脸贴上冷屁股。
      太后似乎也注意到了俞荷沫那。
     " 沫儿,枚将军是男子如何会喝那女儿家喝的花茶呢!"
      太后的话引得老皇帝和靖王放下手中的棋子,朝这看来。
      纪槿年猛喝了一口茶心想:
       "今日是不会那么容易回府咯!"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端到面前的茶被拒绝,俞荷沫并没有就此放弃。
      "那,枚将军喜欢怎样的女子呢?"
      京中富贵人家的公子及第之后不说妻子吧,谁还没个妾室什么的,似乎只有枚靳玄的将军府,从未见过女人这种生物的出现,这也难怪,他大多时日出征在外,一年到头在军帐,怎么会有时间留恋于花丛之间。
      "噗。"
     纪槿年这次是真没忍住,被花茶呛的咳嗽不止。
     "槿丫头?"
     见她这样身边的太后拍拍她的背,帮他顺气。
       "无碍。"
       枚靳玄和俞荷沫此时都一齐看向了她,纪槿年用手帕擦了擦石桌上溅到的茶水。
       "别在意,你们继续吧。"
        给枚靳玄了一个"你可以"的眼神。
        "公主问我喜欢怎样的女子?"任望着纪槿年方向枚靳玄连正眼都不看俞荷沫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"我的妻子,自然应该会武。"
       一边擦拭一边竖耳听着的纪槿年一愣,为什么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        "可是,放眼这京城,有多少女子会武功,枚将军不觉得这要求有些高吗?"
         俞荷沫也发现枚靳玄不在看她,而是看着纪槿年的方向,于是就站在枚靳玄的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       "眼前不就有一个吗?"
       "死人,他要敢说是我,看我不废了他。"
       纪槿年从桌上拿了一个贡果,"咔嚓"咬了一口瞪着枚靳玄。
        "谁?"
        "纪侯爷的千金。"
         枚靳玄扫了一眼正在啃贡果的纪槿年。
       "纪姐姐她会武功?"俞荷沫转过身来看着纪槿年,眼神里有几分敌意。
         纪槿年被看的一颤"哎,我说公主,别用那看情敌的眼光看我成吗?"心里念叨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"白天也听说槿丫头学过武,不如给朕露一手?"
        老皇帝放下手中的棋子站起身来,问纪槿年。
         "既然皇上这么说那槿年就献丑了,只是出府没带宝剑……"
    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一道剑光向纪槿年射来,纪槿年伸手接住,是枚靳玄的"轻鸿"这死人!把我当挡箭牌,看我出宫后怎么收拾他。
         "皇上,这……"
 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纪侯爷想上前阻拦,被老皇帝制止了。
         "无碍,朕只是想看看丫头的武功罢了,老侯爷无需紧张。"
         纪槿年暗自庆幸自己今日的衣裙还算利落,适合舞剑。
         "轻鸿"出鞘,便是一道寒光。
         纪槿年这功夫是和净明禅师学的,禅师的剑法刚毅,纪槿年的剑柔中带着刚,轻鸿在转身间上下翻飞,庭院中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的活,注目观看。
        剑风将树上的海棠花刮落些许,花瓣打着旋儿,落在纪槿年的肩头剑尖上,星星点点落地。
         脚尖点地,剑柄舞动,水蓝色的她如同一只青鸟在花间飞舞。最后一势,收剑纪槿年的额头上无半点汗珠,将"轻鸿"收回剑鞘,抛给了枚靳玄。
        "好!"
        老皇帝首先站起来给纪槿年拍手叫好,枚靳玄接过剑,眼含笑意地望着纪槿年。一边的俞荷沫见此情形,银牙一咬,对纪槿年的恨又深了几分。
        "三年不见,丫头你的武功又长进了不少啊。枚靳玄用秘音穿入纪槿年的耳朵里。
         "哪里哪里,不如枚将军你威武……"
         "纪姐姐,你教我练武可好?"俞荷沫向纪槿年走来,一副讨好的表情,让纪槿年觉得恶心,纪槿年心里一翻,抬眸瞪了一眼树下的枚靳玄。
         "公主啊,这刀枪无眼,可不像你在皇宫中绣个花的银针,不小心伤了你就不好了。"这女人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,为了那死人竟要学武。
         "你小瞧本公主?"
         "沫儿,回你的宫去,看看你哪还有点公主的样子?"坐在纪槿年身边的太后发了话,不满的看了俞荷沫一眼。
         "奶奶,我不走!"
         俞荷沫的杏眼中已充满了水雾,太后也不愿多言,俞荷沫将手中的茶杯摔在了地上,出了顺安宫的后花园,临走前还不忘含情脉脉地看了枚靳玄一眼,让纪槿年不由得犯了一片鸡皮疙瘩,"啧啧啧"心里暗叹俞荷沫的一片痴心。
         这场宫宴就不欢而散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到宫门口时,听见有人道:"今晚的庆功宴别忘了来,不然我亲自去绑你来。"
         除了枚靳玄那个死人还有谁呢,只是此时的纪槿年无心与他浪费口舌,只是掩饰地点了点头,便上了纪侯府的马车,望着纪槿年的背影,枚靳玄上了马,向城郊外的练兵场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第一卷

      清晨,日照西桥。
街道上的车马来来往往,各大店铺门前的吆喝声,官府、差人巡逻开道之声不绝于耳。醉花楼门口的姑娘们个个美若天仙,浓妆淡抹,暗送秋波,好不繁华。

        这便是一个朝代的都城,一个象征着帝王权贵的地方。     
 

       "话说这枚将军,别小瞧他年轻哟,带兵出征与迹北反军交战,胯下一匹搏龙驹,手中一杆亮银枪,无人能敌,敌军对他那可是闻名丧胆的啊!今日听说将军他带兵凯旋归来,皇上亲自出城迎接。老夫在这也不跟各位瞎扯了,不如待他进城之时,你我在街巷边一览将军雄姿!”
        皓芸茶楼里说书的老先生手拿折扇,眉飞色舞地说着京中趣事,楼中听着的人喝着杯中的茶,各个谈笑风生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今日,的确是个好日子。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城外三十里地,永和客栈二楼上,
         "扑凌凌" 
          一只雪白的鸽飞来,房内一名着红衣的女子将窗扉打开,放入鸽子,芊芊玉手从它右脚上取下信纸,展开观看:
         “他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红衣女子口中呢喃着,随手将纸条放入身边袅袅的香炉中,霎时间,跳动的火光吞噬了纸条,只留下缕缕青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女子随即转身取下挂在墙上的"渊鸣",出了客栈,跨上一匹枣红色的马,向京城的方向奔去,艳红色的裙袂在空中漫舞,随风飞扬,张狂如焰,消失在漫天的沙尘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为迎接枚靳玄凯旋归朝,老皇帝亲自在十里长亭之中设下酒宴为他接风洗尘。
          枚家世世代代为羽舜立下汗马功劳,只可惜枚靳玄的祖父,当年骁勇善战的枚老将军五年前病逝。为彰显枚家的赤胆忠心,先帝封枚靳玄的父亲为靖王,并予以世袭。但靖王以年老多病为由,多数时日待在府中不参与政事,只是偶尔进宫陪皇帝下棋谈心。为的只是不再参与这无硝烟的战争。放儿子在外东征西战。在他看来,男子汉大丈夫就该出去闯荡、磨练自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此时,长亭外探马来报:
        “禀皇上,枚将军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 不是枚公子或枚世子,是枚将军,只见他没有大家公子那样骄纵,也没有书生的婉约。有的只是英气,一身银白的素甲,胯下一匹搏龙驹,一身雪白,无半点杂色,四蹄生风,踏着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末将来迟,望陛下海涵。恕臣甲胄在身,无法下马给陛下行礼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琴音般的声音在亭内回荡,温柔却并非雌雄莫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枚将军客气了,此番击退了迹北反军,为我羽舜保住了边疆,将军乃有功之臣啊,来人,摆酒为将军接风!”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席间,众将士推杯换盏,开怀畅饮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枚靳玄手下军规森严,打仗期间严禁将士们沾酒,怕误了打战。将士们如今见到酒,各个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觥筹交错间,枚靳玄不经意间注意到有个身着黑衣的人向老皇帝说了些什么,说话的声音还特意压低,似乎是怕被人听见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消息准确?”
       老皇帝问来人,黑衣人点点头便离开了。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  枚靳玄与老皇帝并没有隔太远,嘴角上扬,心里暗道: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丫头怕是也回来了”
        一杯桃花醉流入腹中,香气沁流心脾。
        嗯,终不如她酿的香甜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城中大街小巷挤满了人,男女老少都出门站在街道边想一睹枚将军的英姿。 
         就在队伍被人群簇拥着走到皓芸茶楼的楼下时,忽见二楼雅座的窗扉一开,一名戴着面纱的红衣女子飞身而出,手提一把明晃晃的宝剑, 直指搏龙驹上的枚靳玄。  
        在场围观的人全吓呆了,不知哪个先反应过来,大吼了声: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枚将军,小心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只见女子手中的宝剑还差一尺多就刺到枚靳玄的咽喉处,枚靳玄的银枪轻磕剑柄,剑锋转刺向他的右臂。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刺~”

        是 剑尖划破锦衣和皮肉的声音,血渗透衣裳,流了下来,晕开了点点红色,胯下的搏龙驹长鸣了一声,
       “嗒 嗒”踏着蹄子。
       搏龙驹四周围的副将刚想上前帮忙,枚靳玄伸手抓住红衣女子的皓腕,将她拉上了马,一抖缰绳,搏龙驹转头向城外的杏花林奔去,众人又是一愣,这是闹的哪一出?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放我下来!”
         马上的红衣女子从袖中抽出短刃抵着枚靳玄的小腹,枚靳玄不以为然,低头道: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丫头,舍得回来了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   “还我灼魂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离小腹不远的短刃又近了些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弄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枚靳玄丝毫不在意地双手也脱离了缰绳,任搏龙驹在杏花林中漫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不要脸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纪瑾年气的银牙一咬,那么宝贵的朱玉灼魂被他抢去不还也就罢了,竟然还说弄丢了, 那可是母亲唯一留给她的信物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女孩子的东西你留着干什么,要送心上人自己去寻啊,抢我的有何意思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两边的杏花树在风吹动下,婆娑摇曳着,偶尔落下几片花瓣在枚靳玄的肩上,惹得纪瑾年心头一颤,三年多未见,他似乎又英气了些,更加显得成熟了,不禁有些发愣 。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“抢来做你给我的定情信物。” 
          "三年不见将军的脸皮还真是厚了不少啊!"
         手中的短刃刚要刺下,转眼瞥见他的笑眼和右臂上还在渗血的伤口,心中动摇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舍得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松开缰绳的手从后环绕纪槿年的柳腰,让她更明显的看见他右臂上的伤。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穿软甲?”
         终还是忍不住,伸手扯下面纱,从随身的香包中取出金疮药抹上,将流血的伤口包扎好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末将哪里知道纪小姐忽然从皓芸茶楼冲下来要刺杀于我?”
         枚靳玄盯着纪槿年许久才回答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,四目相望。
         良久,纪槿年挣脱开枚靳玄的双手,翻身跳下了马。
         枚靳玄任她下马,没有追赶,只是冲着她的背影喊道:
         “喂,明晚的庆功宴你要不来,我便去纪侯府绑你!”“死人,去才怪!”
         纪槿年心中骂道。
         见纪槿年走远,枚靳玄才调转马头向府中靖王府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纪槿年离开杏花林后,并没有直接回纪侯府,而是在城中最繁华的街道漫无目的的闲逛了几个时辰,观察了三年多以来京城的变化。果然,迹北的荒芜终不能与京城的繁华相比,纵然迹北虽没有如此繁华盛世,却多了份宁静和自由,少了份明争暗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是夜,镜湖,湖畔灯火阑珊,华灯初上,纪槿年此时正在湖中的画舫上饮茶欣赏这夜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忽见有一抹黑影悄无声息地落在了船头,纪槿年刚要拔“渊鸣”,只见那人从怀中取出一块刻有“英”字的令牌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父亲找我何事?”
          纪槿年见此牌便收回拔剑的手,这令牌是纪侯府隐卫所特有的。看来,老头子是知道她回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老侯爷让小姐早日回府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说完,那人便消失于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被扰了兴致的纪槿年,放下了茶盏,未等船夫将船停靠于岸边便秀足一点,纵身落在河堤之上,在湖面上漾起点点水波涟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从京城中央的镜湖到纪侯府要经过一条漆黑的巷子,未去迹北前,侯府中的乔姨总是嘱咐纪槿年夜晚少从这条巷子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阵疾风袭面,几个黑衣人从两旁的屋顶飘下
.          “商羽,交出渊鸣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商羽”这名字是纪槿年随师父净明禅师游历江湖是时所起,为的只是不透露自己真实身份,知道的人也就只有枚靳玄和杀手燕愁,老侯爷也不知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有些日子不动手了,怎么谁都来抢我的东西了,枚靳玄那死人是,昙灵阁的人也是。前些日子燕愁那混蛋还和我抢活儿干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纪槿年看着前面拦住她去路的四条大汉暗骂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给你们又能怎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话落,手中的渊鸣出鞘,数道寒光直逼大汉的面门。并不宽阔的巷子传来刀剑相碰之声。纪槿年深知不宜久留,从腰间取出迷迭香做的烟雾弹,在混乱间离开了巷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纪侯府后院的围墙旁,纪槿年一纵身翻上墙,确定自己的拂央苑无人看守便飘然翻下。谁知刚一落地,便传来女子的声音: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小姐回来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说话的女子便是原来纪槿年的婢女,紫音
           "真的是小姐回来了,奴婢这就去告诉老爷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 紫音说罢便向苑外跑去
           "不许告诉老头子!"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纪槿年连忙拦住了紫音,阻止了她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可是……小姐…老爷说……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紫音被纪槿年的呵斥声吓了一跳,连话都说不利落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"三年不见,丫头你忘了谁是你主子了?去给我端一盆热水来,我累了,谁也不想见"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些许是在迹北那荒凉的地方呆久了,纪槿年还真有些想念在京城衣来张手,饭来张口的日子呢!
          "小姐,老爷明日要带你去面圣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 紫音在昏昏欲睡的纪槿年小声的说到,纪槿年一皱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"不去!"
          紫音深知自家小姐的脾气,便不在说话,退了出去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"丫头,你真不进宫?"
           忽然,房梁间传来让纪槿年再熟悉不过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该死的,他怎么来了?
            "怎么,战无不胜的枚将军还有私闯女子闺房这一癖好?说出去,将军也不怕有损名誉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天的奔波劳累让纪槿年连眼睛都懒得睁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"纪小姐在意?本将军倒是不在意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雕梁画栋间坐着的男子,不再是白天那身着战甲,胯下骑马的将军,此时的他一身月白的锦袍,银丝的袖边,墨色的发披散着,更给人一种名门贵族的公子之感,不经意间二人对视,纪槿年慌忙收回了目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赶紧给我滚出去!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随着时间的流逝, 浴桶里的水渐渐地失了温度,此时的纪槿年别提有多想念她的床,只是这死人在这,让她如何出去?
            "不!"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梁房上的枚靳玄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意思,反而单手托着下巴,饶有兴味地看着纪槿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三年不见,枚将军的脸皮到是厚了不少,下次这纪侯府的刀要是不快了,借将军这脸一用,不知将军意下如何?"

           "怎么每一次见面,免不了的都要冷嘲热讽一番?"说出这番话后,纪槿年不禁皱了皱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听了纪槿年的话,枚靳玄从梁上跃下,用并不大,刚好能让纪槿年听见的声音道了句:
            "丫头,你一定要这样嘛?"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说罢,便出了阁楼,挺拔的背影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被枚靳玄这么一问,纪槿年竟不知如何回答,坐在浴桶中思索着什么,被水浸湿的长发贴在两颊,面色略显苍白。
直到紫音进屋纪槿年才回过神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我的大小姐哎,这水都冰冷了怎么还在这发呆?明日若是着了寒气,老侯爷怪罪下来,奴婢担待不起啊!"
            "哗啦"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浴桶中的水溢出来的声音,纪槿年取下挂在屏风上的里衣套上,转身回了房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紫音心里暗道了句:"也不知小姐这是怎么了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时隔一年,同一张画,似乎是有些长进了

嘤嘤嘤,修修改改终于画好了,只是纸太小,画不下美伦了啊

为我死去的蝴蝶兰花张遗照@x@